image

時空線索的英文片名是「Deja Vu」,比較正確的寫法應該是「Déjà vu」,通常翻譯為「既視現象」或既視感,指的是生活中碰到似曾相識的景象、似乎早已在夢中看過同樣的場景

看完這部電影之後,我認為用既視現象來當片名似乎不是那麼妥當,畢竟片中描述的根本是基於平行時空理論打造出來的時光機器,讓探員回到過去阻止恐怖行動的發生(事實上應該是另一個時空的過去)也因此這部電影並不能讓你知道什麼是Déjà vu既視現象。

片中有一段對白提及「照鏡子你看到的是過去的自己,因為光線的折射需要時間」,讓我想起國中的時候曾在週記上大放厥詞,談我對平行時空、時光機器等等的理論,大致上也是由突破光速的論點來作為創意發想的原點,當時還只是個頂著平頭的國中生,理當應該富有想像力與創意,無奈老師根本看不懂也無法接受我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,直接寫了「看不懂你在說什麼!」,我無法理解身為一個老師,為什麼看不懂我說「如果超越光速,因為你已經跑得比光速更快了,理論上就可以看到過去」這麼簡單的說法,是因為我的理論基礎不夠扎實嗎?XD

回想我成長的過程,曾經做過許多事情但都被老師所禁止,如今看來,當年那些老師們的行為似乎是謀殺了我發揮創意的機會,台灣的教育制度會教出這樣的老師一點也不奇怪。(扯遠了XD這應該是一篇電影觀後感啊!)